http://www.comicalu.com

近处是一处开的灿烂的桃花树

  使画面更具有观赏价值。但却同不拘小节的盘腿席地而坐。跨越年龄差距,一位是正值壮年的贤士大夫。一疏一密的构图,远山,与窗外冰冻的蓝色世界相映成趣。真情尽在一壶茶。似乎是这世界上所有的脉脉深情!

  此画面颜色明亮丰富,近处是一处开的灿烂的桃花树,粉红色的桃花朵朵十分喜人,作者用娴熟的笔法勾勒出桃花饱满鲜艳的状态。真实灵动,似是一阵风吹来,便落英纷纷。

  王首浩先生的作品,善于在日常细微之所见,平凡之风景中投入自己深沉的情感,美好的寓意。往往使观者在久久驻足欣赏中,悟不同之所悟。

  油菜花谐音--“有财花”。有财花俗语便是有钱可花。宁静之中,雅俗共赏,寓意美好。

  王首浩,号墨池渔夫,1962年生于福建,祖籍山东淄博人,居北京,职业画家。国家一级美术师,中国民主促进会会员,中华书画委员会委员,海峡两岸艺术研究会理事,中国公关协会艺委会委员,世界华人书画院理事,台湾中华书画交流协会顾问、北京华夏名流书画院院士《中国美术家》副总编辑,北京农工党艺委会顾问,北京民进书画院理事,山东省陶瓷艺术大师。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。曾获“中国山水画百强、“中国山水画二百家”称号,其作品多次参加国家级及省市大展并获奖,曾在日本、台湾、北京、山东、浙江等地举办个展及联展,其名入编多种人物传略,作品多次发表在美术报刊及杂志上。中央电视台、山东卫视等曾对其艺术成就作过专题报道。作品被海内外多家艺术馆及书画爱好者收藏。

  有人说,从王首浩的画作中不仅能感受到山水的那份恬静,还能深刻体会到画中传达的那份独有的气韵。而王首浩认为,惟有通过自己的眼睛去发现新的元素,然后把自己的感悟真正融合于画作当中才会成为自己独有的风格。有时加一些现代的东西进去,一切就变得不一样了。而这些有时也需要新的灵感,有时又必须是靠生活中的慢慢积累和发现。简而言之,那就是真实、干净。说起自己的成功之道,他稍思考了一会儿,才轻描淡写道:“就是坚持!这些年我算是坚持下来了。之前的付出旁人是不清楚的。

  只有自己最清楚,在彷徨的时候,我没有放弃;在无助的时候我始终坚持,这就是我成功的秘诀。”现在太多的人都会看到成功画家的光鲜亮丽,可是画家成功之前的心酸和苦楚却鲜为人知。在谈到现在艺术界的现状时,王首浩对企业观察报记者说:“清者自清,浊者自浊。现在太多人为了追求虚华的物质享受而违背艺术的初衷。其实名利与艺术并不沾边。我认为,好作品不一定出名;出名的不一定是好作品。只有平凡做人,不断追求艺术境界,让人家认可、喜欢你的作品,才真正称得上好作品。而这也恰恰是最美的诠释。人如其画,画如其人,这句话用在王首浩身上最恰当不过。憨厚的性格,正直的为人,是其真实的写照;气势磅礴,意境幽远是其画作的生动说明。

  家乡的田野,被尘封的记忆。如今高楼遍地很难再觅儿时的情景。那扎着羊角辫奔跑嬉闹的小姐妹,汪汪叫着追赶着小主人的小黑狗。

  居于画面中央的两个人物,刻画生动,白发老者面容慈祥却显得仙风道骨精神矍铄。身后的篱笆,身旁打盹的小狗,都代表老者居于此地,而身上一丝不苟的服饰,与脸上云淡风轻的神情则透露出其或许是隐居山林的贤士。中年男子形象刻画有劲道,气度不凡,想来也不是山间劳作之农人。人物动态生动,着墨力度的当。虽盘坐于山间,只是举杯饮茶之动态,却感受到两人气质不凡的风骨。

  一双小燕子飞过这如诗的画面,伴随着鸿儒之谈笑。清风轻抚过画面,溪边青草伸了伸懒腰。桃花树阴下打着盹儿的小花狗,潺潺流水声中刻画出一片自然恬静的田园风光。

  曾有人这样评价王首浩的作品:观其画则知其言不虚。他的画,中锋勾勒,侧锋皴擦,离披分呈,粗细错杂。粗壮之线,如屈铁横陈,虽千斤之力不能动摇,纤细之线,如游丝飘飞,灵动多姿,极具紧劲绵细之态,小、粗线虽粗而不浮,细线虽细而不弱,粗细相织,聚而密,密时不透一丝风,散而疏,疏而可越烈马。密疏安排,且率意却具匠心。

  门前小桥,被冰冻的回家路。远处深山是一望无际的深蓝,如同被尘封的记忆。只是每当落雪时,雪花扑簌簌,似乎一切儿时的记忆又活了起来。

  山东淄博以陶瓷闻名,王首浩首次把陶瓷雕刻和山水画创作有机结合在一起。作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在当时的山东着实引起了不小的轰动。不错,他成名了。纷纷而至的媒体采访,慕名而来的各界访客,让这个当时不算太大的淄博顿时成为了全国的焦点。可是成功和荣誉的背后,是他始终的坚持,是他持之以恒的努力和无尽的付出。如今,凭借着精湛的绘画造诣,王首浩早已有了一票忠实的崇拜者。尽管如此,他并不自傲,每遇伫立在其画作前的观众,都会亲切地聊上几句。而他也常被赞亲切、随和。

  有诗友品读此画,感受到画中春韵,特意赋诗一首。放在这里与大家分享。以表示感谢。

  冰天雪地的清凉观感,似乎使心灵的得到了净化,嶙峋怪石,层峦叠嶂似乎都隐藏在一片茫茫白雪之中。

  远处若隐若现一片金黄与淡绿贯穿整个画面,可以想象是一片金灿灿的油菜花,迎着午后的阳光,绽放着生机勃勃的活力。

  而王首浩却一语道破天机,看似越难的东西其实越简单,方法很简单,就是笔和墨。王首浩介绍,现在众多的雪景图画看似很绚丽多彩,可是有很多已经失去了原有的真实性,绝大多数都是后期经过修饰加工成形后才展现在世人面前的。而他的作品不但真实,而且通俗易懂,但又不乏其中的高超技艺和意味深长的境界。用他自己的话说,绘画作品如果没有了属于自己的东西,也就没有了艺术生命,这样的作品比比皆是,何谈艺术、何谈意境呢?相同的道理,如果绘画作品过于抽象,脱离了生活,远离了观众,此举也并不可取。

  微风,穿过初春绿油油毛茸茸的树枝新芽,穿过岸边远道而来友人停泊着的乌篷船,穿过金灿灿的油菜花,穿过山里人家屋梁上挂着的酒旗,吹着万物复苏。摇摆轻舞。

  没有涓涓细流,无以成江河。王首浩的山水画始于孩提时的信笔涂鸦。自幼,他便喜好文墨笔画,小学、初中乃至高中,画画几乎成了他的全部业余生活。在同学们的眼中他无所不能,在老师的眼中他是天赋异禀的奇才。而他的书画之路也就是在这样的赞扬和肯定中慢慢起航的。王首浩说,小时候画画基本都是基于兴趣,那个时候还不能真正领悟到艺术的魅力,只是知道自己喜欢。平时最喜欢上美术课,老师在黑板上画,自己就在桌上画。这样画来画去就到高中了。那个时候不像现在有艺术特长生、专门的艺术院校等。由于信息闭塞,自己根本就不知道去什么高校进修。谈到此时,王首浩微微笑了笑。他一如既往坚持自己,为了儿时的梦想——成为一位画家而不懈地努力。

  每日艺术作品赏析,在艺术中让精神升华。希望观者您,也能在此作品中寻找到属与自己的淡然与惬意。

  荣誉的背后是一种鞭策和压力,或许这句话用在王首浩身上更为恰当。较早成名,可谓是名利双收,可是他并没有被这些浮华的物质冲昏头脑。相反,他没有停留在荣誉面前,选择继续学习。2000年,他只身来到了位于北京的中国美术学院专攻山水画。从山水画的构思和呈现方式上,他学到了较之以前完全不一样的东西。学业有成后,他便一头扎进了山水画的世界,体会、领悟、观察。凡是与山水画相关联的人、事、物,无不被其所用。用王首浩的话说,他的作品是画中有生活,生活中有画;在画里游动的不是画,是内心的真实表达,永远清新自然,意境悠远。在王首浩的绘画作品中,雪景作品引起了记者的注意,画面上那皑皑的白雪、层叠的山峦、淙淙的流水,让人一看就是典型的中国面貌。就是行家里手,一时也很难辨认出他运用的是什么笔法。

  古往今来,艺术家们为画雪贡献了许多技法,比如传统的画法是留白、重染天空与水面以为对比等,而他只坚持自我。观其画,栩栩如生的画面跃入眼帘,皑皑的白雪彰显纯洁和无瑕。不错,这就是他的作品,不能完全说是自创一派,但却是真实自我的体现。

  至于用墨,当浓则浓,当淡则淡,当干则干,当湿则湿。浓如倾盆骤雨,凝重厚实;淡如晚烟残云,轻渺无迹;干则似骄阳照镜,全无半点水分;湿则如雾笼水田,氤氲华兹。笔与墨会,妙织万象。凡树木、房宇、山石皆古朴刚劲,慷慨峥嵘,磊落有君子之相,清正有侠士之风。此首浩之技也!

  一紧一松,对着溪流,以茶代酒,朋友之间的友情,谈的可能是古往今来,而左边潺潺流水,此画面构图讲究,相逢何必曾相识:画面中两位友人,也可能是诗词歌赋。使得画面放松透气。炉灶里火红温暖的光,席地而坐的二位位于画面中央偏右,主体人物一目了然。身份差距。相逢恨晚。

  银装素裹的雪白世界,喜鹊上枝头。墙上红春联,门前小黑狗。遥远的记忆中,是谁家的娃娃盼望着过年能有一身新衣裳。

  以及桃花树对饮。只遥记那时炊烟升起,一位是白发苍苍的耄耋老者,如题词所示,两人年龄差距虽大?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